1. 首页
  2. 大牛说
  3. 底特律三巨头的2018年终总结,看出蹊跷了吗

底特律三巨头的2018年终总结,看出蹊跷了吗

通用:做一个会造车的高科技公司

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几乎花了一年的时间筹集资金,用于研发自动驾驶汽车,同时雇佣顶尖的技术人才,大幅削减带薪工人和小时工。除此之外,通用还计划在2019年底之前关闭那些制造不受市场欢迎的轿车工厂。

通用汽车还将把从纽约搬回密西根州,提供新车型和改良车型,提振该品牌的销量。

全新皮卡

全新设计的2019款GMC Sierra Denali和2019款索罗德(Silverado)皮卡是通用汽车的两大摇钱树。这两款皮卡的高销售额为通用汽车在自动驾驶汽车等其他领域的研发提供了有力的资金支撑。

2019雪佛兰索罗德1500 LT

2018年初,通用汽车推出了这两款新型皮卡,预计这种利润丰厚的汽车销量会很强劲。8月底,全新的皮卡开始慢慢进入经销商市场。

通用的高端皮卡GMC Sierra Denali有了很大创新。通用工程师历时三年,打造出一种叫做MultiPro的两段式电动尾箱门,它具有很多独特功能,允许各种加载功能选项,除了可以遥控电动开关外,它还能变身为移动的工作站,为车主提供便利。

自动驾驶

通用汽车2018年内部斥资10多亿美元用于自动驾驶汽车。和软银达也与通用Cruise达成投资协议。2018年5月份,软银宣布将通过旗下的愿景基金(Vision Fund)向Cruise投资22.5亿美元。随后,Cruise热度大增,备受追捧,本田又于10月份向该公司投资27.5亿美元。

通用Cruise自动驾驶汽车

原通用汽车总裁丹·阿曼(Dan Ammann)还亲自担任Cruise的CEO,加速自动驾驶研发和部署,努力成为首家真正将完全自动驾驶汽车推向市场的公司。

Cruise和谷歌的子公司Waymo被认为是自动驾驶竞争中的领先者,而旧金山正是改进这项技术的试验场。

人才争夺战

2018年6月,通用汽车加大了招聘力度,与汽车争夺顶尖技术人才,甚至还包括有资深的工人。近5年来,通用汽车在寻求开发自动化和电动汽车的过程中,也一直在大举招聘。

通用沃伦汽车工程中心的开阔工作区

通用汽车全球6.7万名全职员工中,有40%是新员工。为了吸引和留住人才,通用还花了近10亿美元翻修了底特律和沃伦的办公区。

凯迪拉克的困惑

凯迪拉克2018年换了一位新老板,叫做史蒂夫·卡莱尔(Steve Carlisle)。它还换了一个“新”家。在纽约高档时髦的SoHo区入驻了三年之后,凯迪拉克又将总部搬回了密西根州最大城市底特律。

卡迪拉克纽约总部一角

凯迪拉克重返密西根州是为了支持其正在进行的产品扩张,并使其核心团队向专注新车型设计和工程的专家靠拢,以提升产品质量。

凯迪拉克在各大知名汽车机构排行榜中成绩不佳,质量问题急需解决。2018年《消费者报告》年度汽车品牌可靠性调查中排名倒数第二。在2018年J.D. Power美国汽车可靠性研究中,凯迪拉克在31个品牌中排名第27位。

买断带薪工人

10月31日,通用汽车CEO玛丽·博拉(Mary Barra)给通用汽车北美的全部5.4万名领薪员工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称通用汽车将为在通用工作12年以上的1.77万名领薪员工提供自愿买断方案。

通用CEO玛丽·博拉

博拉告诉白领工人通用汽车希望裁员至少8000人,但只有2250名工人接受买断,这意味着将有数千人经历被迫裁员。

关闭工厂

11月26日,通用汽车表示将在2019年底关闭在底特律哈姆特拉克、俄亥俄州洛兹敦、安大略奥沙瓦的工厂。在这场大整改中,超过6200名小时工的工作面临威胁,包括通用在沃伦和巴尔的摩附近变速器工厂的645个工人。

通用洛兹敦工厂的工人掩面哭泣

因为工厂关闭和裁员事件,通用汽车和博拉遭到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以及俄亥俄州和密西根州政界人士的严厉抨击。但该公司表示,为了使公司业务适应市场变化,裁员势在必行。

停产的工厂主要是生产已经不受消费者欢迎的轿车,包括雪佛兰Volt、科鲁兹(Cruze)和英帕拉(Impala)、君越(Buick LaCrosse)和凯迪拉克XTS。

明星效应

最后,通用汽车(尤其是雪佛兰)终于再次尝到了一丝“星”味道。

从左到右依次为通用COO 戴夫·卡塔斯齐(Dave Katarski)、马克·沃尔伯格(Mark Wahlberg),杰伊·费尔德曼(Jay Feldman),和通用经理布莱恩·吉尔摩(Brian Gilmore)

2018年夏天,《变形金刚4》中男主扮演者马克·沃尔伯格(Mark Wahlberg)与底特律大都会区的汽车知名经销商杰伊·费尔德曼(Jay Feldman)合作,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开设了马克·沃尔伯格雪佛兰(Mark Wahlberg Chevrolet)经销店。

沃尔伯格告诉底特律自由新闻报,他希望尽快在底特律大都会区开设更多的经销商。沃尔伯格在俄亥俄州的门店将拥有“最大的库存和最好的雪佛兰产品……所有的价格都是最优惠的!” 他说,经销店里每辆车都有长达三天的回购担保。

福特:在危机中重生

2018年,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经历了很多大事,频频登上新闻头条:零部件供应商工厂大火、皮卡的全新设计、大规模裁员、砍掉轿车、福特与的严肃谈判、中国和欧洲销量大幅下滑、推出被史蒂夫·麦奎因(Steve McQueen)带火的布利特(Bullitt Mustang)的全新版本、购买地标性建筑的底特律火车站作为新技术园区、在库克镇开设高科技办公室、顶级SUV首次亮相、聘请底特律交响乐团为新的林肯Aviator打造音效、以及福特与名人约翰·塞纳(John Cena)GT超级诉讼案。

与此同时,该公司股价一直跌向经济衰退以来的最低点。福特年度回顾中,以下 7件大事不容错过。

F-150在危机中停产

5月9日,福特汽车的一家位于密西根伊顿拉皮德(Eaton Rapids)的零部件供应商发生火灾,北美汽车行业受到很大打击。事发后,因为重要零部件短缺,福特汽车也不得不暂停了利润丰厚的F-150皮卡的生产。通用汽车、菲亚特·(Fiat Chrysler)和梅赛德斯-(Mercedes -benz)的生产也受到影响。

2019款福特F-150 Raptor

位于伊顿拉皮德的Meridian Magnesium Products工厂起火事故导致数千名工厂工人停工,主要原因在于零部件短缺,这令投资者感到恐慌。这一危机关系着数十亿美元的收入,该公司甚至动用一架俄罗斯货机和其他极端措施,在一周左右的时间里开展了一次国际救援行动。

瘦身健体

福特CEO吉姆·哈克特(Jim Hackett)证实了福特将要大规模重组和收缩业绩不佳地区的计划。华尔街观察人士指出,福特近年来的扩张已经超出了必要的规模。投资者表示,他们希望获得更多“瘦身”计划和增强竞争力的细节,包括专注于高利润的卡车和,同时减少利润较低的传统乘用轿车。

福特CEO吉姆·哈克特(Jim Hackett)

分析师预计,福特在全球范围内将削减2.5万个全职工作岗位。投资者对此仍持谨慎态度,这也导致公司股价自2009年以来首次跌破8美元。

不要婚姻,只是调情?

2018年夏天,福特与大众签署了一项协议,私下探讨了几个联合项目,包括(但不限于)开发一系列商用汽车。两家公司都表示希望增强全球竞争力。

大众在德国沃尔夫斯堡的工厂和总部

据悉,福特和大众正在探讨扩展两者之间的合作范围,准备在研发、生产和共享办公方面达成合作。这对两家公司来说,这些方面的合作可能意味着数十亿美元的成本节约。预计双方最快在2019年1月就会官方宣布合作细节。

皮卡大战

福特公司认为福特Expedition和林肯Navigator SUV会有很大的需求。林肯Navigator售价最高可达1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8.7万元),顾客们争相购买,但他们在等候购买的名单上苦苦挣扎,全国性的铁路车辆运输问题又加剧了供应短缺。

虽然美国消费者对皮卡的需求不减,但福特F系列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激烈竞争局面。它的竞争对手Ram 1500和雪佛兰索罗德都带给了F系列很大的竞争压力。Ranger重返美国市场,也赢得消费者的好评和兴趣。福特透露,该公司计划在2019年推出Explorer。

经典林肯重新登场

在经历了多年令人失望的汽车评论家和设计师之后,林肯在2018年推出了Aviator,以弥补Navigator的市场空白。

2019款林肯大陆80周年纪念版

就在林肯大陆(Lincoln Continental)的长期车迷对这款标志性的轿车的未来表示担忧之际,该公司宣布了推出20世纪60年代款限量版林肯经典车的计划。

像1961年的版本一样,这款车也将配备经典的“Coach Door”,汽车爱好者们也常常称其为“自杀门”。它是一种对开门款式,门从车身中央处打开,后座乘客可以优雅地进出。似乎伟大的太空竞赛、超级大国和卡梅洛特(Camelot)的时代又回来了。

年轻人才移居库克镇

2018年5月,大约200名福特技术工人搬进了密西根大道一家原来叫做The factory的旧裤袜工厂。这是福特将该地区转变为福特技术人才聚集区的宏伟计划之一。

福特员工经过库克镇密西根大道的新大楼

福特表示来自美国和世界各地的年轻员工希望在底特律市中心工作。福特的长期计划是翻修密西根中央车站,并为库克镇带来数千个就业岗位。

密西根中央车站几乎可以称作底特律破产的象征。福特花了9000万美元买下了这个火车站,计划在2022年之前完成翻修工程。这是一个与福特家族有着深厚渊源的地方。

福特与约翰·塞纳和解

福特对前职业摔跤手约翰·塞纳(John Cena)提起联邦诉讼,指控他在购买福特GT超级跑车后不久就出售了这款车,违反了2018年1月签署的购置协议。这款限量版汽车有一个等候名单,福特会仔细筛选买家。消费者在购买后的24个月内必须保证所有权不变。塞纳为这款车花费了463376美元。

前职业摔跤手约翰·塞纳(John Cena)

福特发言人迈克·莱文(Mike Levine)在1 2月表示:“我们很高兴能解决这个问题。尽管和解的金额是保密的,但福特将把销售所得收益捐给慈善机构,让更多的人受益于标志性的福特GT。”

塞纳说: “我热爱福特GT,并向福特道歉,希望其他车主尊重合同。我很高兴我们能在庭外解决这个问题。”

莱文解释说: “福特GT是世界上最具标志性的汽车之一,但产量有限。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对买家进行筛选并规定两年的所有权协议。”

FCA: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无论是在管理层变更层面,还是新产品上,2018年对于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Fiat Chrysler Automobiles, FCA)来说都是大变革之年。

FCA的2018年,以马尔乔内(Sergio Marchionne)的离世分为两个部分。

马尔乔内曾说:“衡量一个人的所作所为不应只关注这个人为自己获得了什么,而是为别人留下来什么。”

马尔乔内和迈克·曼利

马尔乔内猝然离世,迈克·曼利(Mike Manley)临危接棒。马尔乔内留给曼利的不仅是多年来创下的辉煌,更多的是未来汽车新技术和未来出行带来的全新挑战。

从2016年开始,全球汽车的销量峰值开始下滑。这家汽车制造商产品组合中轿车数量也在减少、SUV车型逐渐增多,这种新的产品组合开始取得重大回报。

新五年计划

与其他汽车制造商不同,FCA喜欢向全世界展示它的未来计划。

2018年6月,这家汽车制造商在意大利北部历史悠久的巴洛科(Balocco)测试场举办了FCA资本市场日会议,公布了最新的五年计划,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分析师。这次会议也为马尔乔内提供了一个机会,宣布来菲亚特和克莱斯勒最黑暗的时刻已经过去,即将迎来美好未来。

约翰·埃尔坎(John Elkann)手持马尔乔内特意在会议中佩戴的领结

该公司宣布将Jeep、Ram、阿尔法·罗密欧(Alfa Romeo)和玛莎拉蒂(Maserati)列为其全球重点品牌,克莱斯勒将作为一个独立的品牌继续存在。FCA还将提高SUV在产品组合中的比例,增加对电气化、智能网联和自动驾驶技术的投资。至少到目前为止,Jeep和Ram已被证明是正确的选择。

马尔乔内交棒曼利

一般来说,一家公司不会因领导人的去世而受到太大震动。但对于FCA来说,马尔乔内2018年7月份的离世,可能会给公司带来更大的影响。

马尔乔内几乎是FCA的名片,更是使菲亚特和克莱斯勒免于被世人遗忘的大功臣。他的先见之明避免了FCA经历行业内的冗余和浪费,连他那经典的套衫也令人难忘。

马尔乔内一直计划2019年从FCA退休,因此,向马尔乔内得力助手之一曼利的交接似乎早已按计划进行。

曼利之前就已经负责FCA的核心业务Jeep和Ram皮卡,这对于他接过指挥棒带领FCA继往开来有重大意义。尽管如此,曼利还是面临很大挑战,未来技术、业务重组、新产品部署、股价下跌,一系列挑战正等待着他。

高管贪污行贿被定罪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七人在FCA/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的受贿和贪污丑闻中被判刑,调查还在进行中。

尽管这起丑闻早在2017年就已经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但包括FCA前劳资关系主管阿方斯·莱考柏力(Alphons Iacobelli)在内的多位高管,在2018年才被定罪。

FCA前劳资关系主管阿方斯·莱考柏力(Alphons Iacobelli)

2018年8月,阿方斯·莱考柏力被判5年6个月。他被指控用非法所得购买了价值3.7万美元的钢笔和一辆。莱考柏力还曾担任FCA副总裁,甚至在通用汽车工作过。检察官表示,他与已故汽车工人联合会副主席General Holiefield勾结,在一系列谈判过程中腐败,让工会官员变得“肥胖、愚蠢和快乐”。

FCA和UAW坚称,上述人员滥用工人培训的数百万美元资金并不表明FCA和工会内部存在更广泛的腐败文化,也不影响谈判。

应对皮卡战

FCA要推出一款新的Jeep了?这可能是汽车行业众所周知的秘密之一。但是,外部人士的猜想并不完全准确。

在万众期待的揭幕仪式中,映入眼帘的不是Scrambler,而是角斗士(Gladiator)。

2020款的Jeep角斗士

当然,它的设计初衷不只是一个装着小卡车车厢的牧马人。和2017年推出新款牧马人(Wrangler)时相似,FCA在2018年也推出了角斗士的中型皮卡,成为2018年洛杉矶车展的亮点之一。

FCA表示,2020款的Jeep角斗士将在托莱多制造,并于2019年第二季度上市,这款车能载重7650磅,也将应对一些最严重的越野挑战。

分拆马瑞利,出售柯马

2018年10月,FCA同意以71亿美元的价格将旗下高科技汽车零部件部门马瑞利(Magneti Marelli)出售给日本汽车零部件公司康奈可(Calsonic Kansei)。

新公司将被命名为马瑞利CK 控股(Magneti Marelli CK Holdings),此次交易将促使康奈可的排名上升至第11位,年营业总收入达到175亿美元,这也让新公司有望成为全球第七大独立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

COMAU机器人在流水线上工作

为了进一步瘦身,提升灵活性,FCA还正在考虑出售机器人业务部门柯马(COMAU),该部门目前估值约17亿-23亿美元。这一交易正在审议之中,很可能将于2019年初正式交易。

马瑞利和柯马都隶属于FCA的零部件部门。FCA将零部件业务剥离不但能为该公司带来研发新技术所急需的现金流,还能够集中资源专注于核心的汽车制造业务。

牧马人的“死亡抖动”

很多司机在驾驶Jeep牧马人在高速公路上的加速时,都出现过方向盘左右晃动随后剧烈摆动的现象,他们给这种现象起了一个名字——“死亡抖动”。 FCA的发言人将其描述为“转向系统振动”。

Jeep 牧马人

这一现象在过去几年曾引起议员们的担忧。2018年11月份,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ational Highway Traffic Safety Administration,NHTSA)接连不断地接到车主针对这一问题的新投诉,开始重点关注并介入调查。这些投诉中还涉及了FCA标志性的Jeep牧马人的全新设计版本。

FCA表示,这个问题不是安全问题,但是很多车主表示,他们经历过“死亡抖动”,他们坚持认为这一定是安全问题。

来源:成为第一个

作者:汽车商业评论

本文地址:https://allguides.info/kol/85550

返回成为第一个首页 >

38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Copyright © 2010-2019 成为第一个 京ICP备14024261号 京ICP证16075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6795号
成为第一个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