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人物
  4. 博郡汽车黄希鸣:尊重规律,拼命低调

博郡汽车黄希鸣:尊重规律,拼命低调

第一电动马金桥

“我是1964年的,我以前常告诉人家我是兔子尾巴,但人家说,不对,你是属龙的。后来我才知道,国内是按立春来算,我出生在立春后,属龙。”

近日,博郡汽车CEO黄希鸣做客第一电动,在谈到自己的属相时,说了这样一段小插曲。

我是90后,坐在面前的黄希鸣和我父亲年龄相仿,笑容可掬,让我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在美国学习、工作了28年,他依然乡音未改,普通话满是“湖南味”。

说实话,真正听说黄希鸣和博郡汽车其实是最近的事儿,此前没有听过太多关于他和公司的情况。这次黄总来第一电动做客,我才真正了解到他与博郡的技术实力与风格。与整个行业有些躁动的情绪相比,博郡显得太从容。身为一家新造车企业的领头人,能这么低调做事,实在难得。

那么,这种低调的背后,除了主观性格上的因素,是否还有其他原因?

20181019084616365jpg[1].jpg

“造车没法儿高调。高调了,你就是给自己挖坑。”

黄希鸣是个学霸,有着闪光的履历。他1990年赴美留学,拿到了弗吉尼亚理工大学航空航天学博士,后来在美国最大的两家车企福特与通用都有不短的工作经历。在通用任职期间,还担任了EV1项目性能方面的负责人。2008年,黄希鸣回国创业,创办了美国的 AVT 与上海思致,曾与福特、通用和国内几乎各大车企合作,完成多个整车厂的底盘平台开发、性能改进及轻量化等项目。2016年,黄希鸣创办了博郡汽车,但此后一直非常低调,就连不少业内人士也鲜有耳闻。

黄希鸣的低调,其实是刻意为之,这跟他过往的经历有关。

早在好几年前,黄希鸣曾参与过美国菲斯科汽车(Fisker)的 Karma和Atlantic项目,他的团队负责整车底盘平台开发和性能问题。虽然后续的市场反馈证明Karma失败了,但其底盘操控和动力性能还是得到了很多好评。

Karma2011年投产,2012年就被迫停产,总计才生产了2000多辆。为什么呢?除了创始人亨里尔·菲斯科(Henrik Fisker)企业家能力方面的欠缺,黄希鸣认为主要原因在于,“工程上该把控的没有把控,所以对产品的风险看不到。这也是现今国内大部分的企业所面临的问题,就是对产品的风险没有把控好。”

无论对于零部件还是整车的产品风险,Karma都没做到最好。我们都明白,产品上市的时候,如果出了事,造成的问题是非常严重的。这款车其实没有满足国际的一些标准,安全性不达标,菲斯科为了效率而急急忙忙将其上市,导致后来不仅出现了充电缓慢、抛锚等问题,更是造成多次起火烧车事故。最严重的是,2012年由于飓风桑迪侵袭,导致在新泽西港口等待运输的338台Karma起火甚至发生爆炸。

正是菲斯科Karma的失败,让本就注重产品安全性的黄希鸣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那就是:做车要踏实,保证质量和安全最为关键。

黄希鸣告诉第一电动,“把不成熟的产品推到市场上是很危险的,所以博郡前面拼命低调。造车没法高调,高调了,你就是给自己挖坑。你说我今天一定要上市,产品有安全的风险,能上得了吗?上不了。你要解决这些安全问题,才能上。所以,如果天天吹,吹到后面把一款没有做好的产品推到市场上去,这个企业就很危险了,Fisker就是这样。相对就做得低调一点、稳一点。从历史上看,特斯拉在第一款产品出来之前,是不怎么宣传的,不像Fisker那么高调。”

0prE-fxvuvfp3360732[1].jpg

黄希鸣曾参与设计的Fisker Karma

汽车打法不在速度,一切终将回归理性

黄希鸣真正想进行整车制造是在2014年,他判断电动时代即将到来,应在此时抓住机会,于是想投身到电动车的研发生产中。此后,他用了近两年的时间来准备,在2016年创立了博郡汽车。

2018 年可以说是中国新势力造车集中爆发的一年,各大品牌像是、小鹏、威马都已经在这一年将自己的产品落地。最夸张的是成立仅400来天的新特汽车,也在今年上市了第一款车。但博郡却不一样,到现在还没推出自己的第一款产品。于是有人说,博郡汽车太慢了。

作为在汽车圈摸爬滚打了20多年的老兵,黄希鸣深谙造车的规律。尽管被大家说慢,他依然坚持,不论是燃油车还是电动车,造车不是速度能解决的问题,还应以产品为王。

“互联网是讲究速度快,但是汽车不一样,汽车是无论走得多早,只要人家的产品比你好,人家就可以干掉你。所以,汽车一定是产品为主导,时间倒不是那么关键。当产品没做好的时候,千万不要推到市场上去。一个几十万的产品,如果不能满足客户的要求、有大概率的故障或是安全隐患的话,这个对企业的损害远远超过任何东西。现在新兴企业如果不注意这一点就急于把产品拿到上面,是走不久的。”

面对如今车联网的局面,黄希鸣表示,如何处理汽车制造与互联网基因的关系并让二者共生前进,是值得思考的问题。仅仅运用其中一种打法向前走,终究都是想得太简单了。而非常有意思的是,大家从不同的背景或立场出发,在这个阵营里去摸爬滚打一阵子,想法或认知可能还是会趋同。

黄希鸣认为,大家慢慢还是会回归理性,遵循造车理性的规律和方法。“实际上,车分硬的东西和软的东西。硬的东西迭代速度没那么快,开发一个更好的平台、做好的电动车,团队要非常有经验,技术也要扎实。以前车是不联网的,现在有了互联网的基因在里面,这部分迭代速度就会比较快了。我们要学习互联网的商业模式、迭代模式,汲取其优点并融合在一起。”

那么,博郡汽车将会交出什么样的作品?黄希鸣透露,其首款将于明年4月的上海车展亮相,那时便可一窥究竟。

来源:成为第一个

作者:马金桥

本文地址:https://allguides.info/news/renwu/82595

返回成为第一个首页 >

80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热文榜
日排行
周排行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Copyright © 2010-2018 成为第一个 京ICP备14024261号 京ICP证16075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6795号
成为第一个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