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牛说
  3. PK掉小鹏新特 拜腾8.5亿拿下天津华利生产资质

PK掉小鹏新特 拜腾8.5亿拿下天津华利生产资质

公司与南京知行签署了《产权交易合同》、《关于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之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1、协议的主要内容(1)本次股权转让价格为人民币1元,南京知行应当于本协议签署后5个工作日内支付;(2)南京知行同意承担并支付华利公司应付职工薪酬5462万元,相关费用由南京知行向我公司支付,并由我公司向相关员工支付。(3)华利公司应偿还公司8亿元债务,在此基础上,华利公司应付我公司的其他债务免除。

2018年9月27日,天津。

经过竞价,天津华利的资质终于如愿落入了拜腾的手中,没有悬念。

两天前的9月25日,随着一汽华利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正式挂牌程序的结束,已有数家意向受让方在产权交易中心进行了登记。鉴于一汽华利的意向方多于一家,一场激烈的竞价于9月25日在拜腾、爱康尼克、小鹏、新特和其他两家造车新势力之间展开。

最终,拜腾胜出。没有悬念!

2018年9月27日,一汽华利与南京知行签署了《产权交易合同》、《关于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之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

协议的主要内容包括(1)本次股权转让价格为人民币1元,南京知行应当于本协议签署后5个工作日内支付;(2)南京知行同意承担并支付华利公司应付职工薪酬5462万元,相关费用由南京知行向我公司支付,并由我公司向相关员工支付。(3)华利公司应偿还公司8亿元债务,在此基础上,华利公司应付我公司的其他债务免除。

(4)南京知行保证华利公司按下述时间和金额偿还公司债务和向公司支付应付职工薪酬:①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出具产权交易凭证后一个工作日内偿还10%债务和支付应付职工薪酬;②2018年12月31日前偿还30%债务;③2019年4月30日前偿还40%债务;④2019年9月30日前偿还20%债务。(5)南京知行承诺,在本协议签署前,提供经公司认可的合法有效的(联合)担保(全额银行保函或第三方担保)。如提供第三方担保的,第三方在出具担保时的净资产(或实收资本)须为剩余债务及应付职工薪酬之和的2倍以上)(6)在工商登记变更后,至2019年4月30日并实现偿债金额80%前,华利公司通过本协议和公司章程,不变更执行董事,华利公司的经营由本公司进行决策(决定华利公司的经营方针和投资计划、生产计划和销售计划、制定并批准华利公司的年度财务预算方案和决算方案、制定并批准华利公司的利润分配方案和弥补亏损方案、决定华利公司内部管理机构的设置、制定华利公司基本的管理制度)。自评估基准日至2019年4月30日并实现偿债金额80%前,华利公司的日常经营损益(不含历史因素造成的损益)由本公司享有或承担。(7)华利公司的土地、房屋将无偿划给公司,固定资产、存货将由华利公司转让给公司以资抵债 。(8)协议自签署之日起生效。2、本次股权转让已经公司2018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8月8日,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一汽夏利)发布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公告显示,为清理亏损法人户,一汽夏利拟以不低于1元的价格,对外转让其全资子公司华利汽车100%股权,受让方须保证归还华利汽车应付的不低于8亿元欠款。

2018年7月18日,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召开,会议以11票同意,0票反对、0票弃权的结果,全票通过了《关于转让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并授权总经理办理产权交易挂牌、交易合同确定及签订等事宜的议案》。

《汽车海外并购》和《智能电动汽车》认为,随着天津华利“僵尸”生产资质的转卖,未来拜腾旗下的南京知行汽车接盘,将为造车新势力拜腾汽车赶在《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正式实施前完成资质的“”终身大事“打下基础。

以华利为代表的僵尸资质的转移,也彰显了未来新能源造车资质的将成为极度稀缺的常态,造车新势力在资质管理突然加严后可能面临着自27号文和39号文以来最严峻的生死考验,而电咖收购西虎,拜腾收华利可能是这波僵尸资质清盘、外商新能源独资资质、新能源合资合作资质争夺的大潮下最后的回光返照吧。

7月2日,拜腾与一汽集团在南京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宣布将在平台技术、投资入股、零部件采购等方面开展一系列合作。

此前的2018年6月12日晚,造车新势力拜腾在上海发布了其第二款概念车K-Byte Concept。而此前一天,拜腾刚刚宣布南京总部启用,并且宣布完成了5亿美元的B轮融资。拜腾的B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一汽集团、启迪控股、宁德时代和江苏“一带一路”投资基金等。

据拜腾创始投资人和谐汽车的财报消息,此前的 2017年8月份,拜腾(FMC)完成了2.4亿美元的A轮融资。由江苏当地龙头民营企业领投,引入的投资基金由知名的投资管理机构及大型企业集团管理,其中包括苏宁,丰盛和一家国有企业。

目前拜腾已经被列为江苏省重点项目,在总部设立及工厂建设上得到了南京政府及银团的大力支持,同时南京政府在公司研发以及技术创新方面提供额外资金支持。

4月20日,一汽集团与拜腾签署战略合作投资框架协议。根据协议,一汽将作为战略投资者参与拜腾B轮融资,未来双方还将在产品开发、生产、销售及服务等领域展开合作。

根据《汽车海外并购》和《智能电动汽车》独家得到的消息,一汽集团与拜腾的战略合作覆盖资本层面合作、技术平台合作、零部件采购、生产资质合作和出行与售后合作等几个部分。

资本层面合作方面,财大气粗的一汽集团以2.6以美元直接入股拜腾的位于开曼群岛的离岸母公司FMC Cayman。同时,一汽集团也要直接入股拜腾在南京的生产工厂所属公司——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以便充分掌控拜腾的南京工厂。据未经确认的消息,一汽也曾计划参与江苏一带一路基金或者与拜腾成立类似于蔚来资本的新能源产业基金。

在技术合作层面,一汽计划将一汽的新能源汽车平台与拜腾的电动汽车平台进行有效的共享和整合,共同开发新一代拜腾和红旗的电动汽车产品。除了平台开发方面,双方也计划在零部件采购和无人驾驶方面进行深度合作。

而在生产资质方面,一汽入股南京知行电动汽车公司后,很可能通过将旗下天津一汽/一汽华利的生产资质转移到南京知行电动汽车,为拜腾的产品尽快登上工信部新车公告奠定基础。

在出行和售后服务方面,一汽将利用其目前的网络为未来拜腾的售后服务以及充电服务提供支持,这将大大加速拜腾和未来红旗电动汽车的落地进程。

抱上一汽大腿的拜腾会一路顺风吗?

虽然近期拜腾的一系列好消息不断,发展迅猛,特别是抱上了一汽这条大腿之后,似乎开启了准备走上人生巅峰的大门。但通过对比分析来看,拜腾的未来之路似乎仍然挑战不少,因为在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当下,有时现实比人们想象得要更残酷些。

新能源造车新势力自从2015年7月发改委27号文发布后开始登上历史舞台,经过近三年的发展,阵营逐渐分化,资源聚集的马太效应日益明显,资金、技术和人才正越来越向着造车新势力的头部企业聚集。

到2018年6月,虽然拜腾完成了5亿美元的B轮融资,加上之前的Pre-A轮和A轮融资,拜腾一共融资大约为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51亿元左右。这虽然赶上了小鹏汽车2018年1月时累计融资超过50亿人民币的融资水平,但与蔚来的2018年1月时的累计融资150亿人民币、威马汽车累计融资120亿人民币相比,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虽然融资能力并不能完全反映造车新势力的综合水平,但至少对于车型开发、量产准备和人才吸引力都是至关重要的参考指标。即使是已经融了150亿的蔚来汽车来说,近期也传出了不少资金压力加大的传闻。而造车新势力的明星企业特斯拉,即使是在其诞生的第15个年头里,仍面临着巨大的融资压力和巨额亏损,以至于破产传闻甚嚣尘上。

对于融资刚刚达到50亿水平的拜腾来说,这只是万里长征的一小步,在“没有两百亿根本做不好”的大背景下,继续讲好故事、寻求更有资源的大金主是这个洋溢着世界杯热情的六月里,拜腾管理成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从综合进展来看,拜腾仅仅展示了两款概念车,南京的生产基地还没有完工,样车的送检工作还没有完成,相比其他7家通过发改委和工信部双重资质核准后开始销售汽车的新势力,以及通过代工实现快速生产和交付的新势力相比,还有相当的距离。

在当前的通过新建的方式来申请资质造车新势力中,已经通过发改委投资审核的有北汽新能源、长江汽车、前途汽车奇瑞新能源、江苏敏安、万向集团、江铃新能源、重庆金康、国能新能源、云度新能源、知豆、速达、合众、陆地方舟及江淮大众等15家企业,而此后通过工信部新车公告的仅有 北汽新能源、云度新能源、奇瑞新能源、长江汽车、前途汽车、合众和江淮大众共7家企业。

《汽车海外并购》和《智能电动汽车》估计,随着即将实施的《汽车投资管理规定》的到来,部分通过发改委27号文核准而又没有通过工信部新车公告核准的造车新势力,可能永远也没有机会通过工信部的新车公告了。

除了新建的造车新势力外,前期也涌现了一大批试图通过代工方式快速开启生产的造车新势力。

这些通过代工暂时解决生产资质的企业,则可能因为《汽车投资管理规定》(草案)中规定要求项目投产只能生产“自有注册的商标和品牌”而不得不做出某种选择。

如果一汽在入主拜腾南京工厂后,将其旗下的天津一汽华利生产资质转移给拜腾的南京工厂的话,还需要进行采取额外的措施,使天津一汽华利尽快“脱离”特别公式名单。

2018年5月8日,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建立汽车行业退出机制的通知》(工信部产业〔2012〕349号)的规定,工信部发布《特别公示车辆生产企业(第3批)》公告,特别公示期从2018年5月4日起至2020年5月3日止。特别公示期间,不受理被特别公示企业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新产品申报。

被特别公示的企业经考核符合准入条件的,取消特别公示,恢复受理其新产品申报。特别公示期满后,未申请准入条件考核、考核不合格的企业,暂停其《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且不得办理更名、迁址等基本情况变更手续。

而根据《汽车海外并购》和《智能电动汽车》查询后这个《特别公示车辆生产企业(第3批)》目录后发现,排在第一位接受“特别公示”的就是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

如果拜腾要想采用天津一汽华利的资质的话,首先需要帮助其脱离特别公示名单,其次还要与天津地方政府协商该资质转移到南京方面的可行性。在《汽车投资管理规定》(草案)中对于僵尸资质特别关注的当下,如何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迅速完成资质转移,都是考验一汽和拜腾管理层智慧的新科目。

最后,相对于共和国长子的一汽集团来说,拜腾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角色,随着一汽从融资、生产、资质、平台、供应商、销售网络和售后服务体系等全面介入拜腾,特别对于南京工厂的强势介入,使得拜腾创始人和管理层对拜腾的控制力陡然大幅下降,拜腾这颗小苗如何在一汽这棵大树下存活下来,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

都说“大树底下好乘凉”,但《汽车海外并购》和《智能电动汽车》却认为,通常情况下,大树底下难长草。

来源:成为第一个

作者:汽车海外并购

本文地址:https://allguides.info/kol/77434

返回成为第一个首页 >

64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Copyright © 2010-2018 成为第一个 京ICP备14024261号 京ICP证16075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6795号
成为第一个
Hello world!